字体
关灯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记住我们的最新网址:m.sblxs.com
    “格雷大人,尤菲米娅小姐仍在高烧……实在抱歉,我没有医治好她。”奥薇儿在二楼梵卓族亲王的处政室,面对着一个离自己几步远的书桌,向书桌另一边的亲王道出。

    而新任的亲王手中在桌面上堆迭的公文上笔耕不辍,在听完奥薇儿的上报后,缄口不言。

    只是笔在纸张上没有停顿,在泛黄密文的纸上勾画出一排排的字母单词来。

    片刻,他回道:“知道了,下去。”

    奥薇儿退出房间,在关门时,抬眼停到他在层层文件的手上,仍然没有停下过。

    奥薇儿看看自己刚来就被委以重任安排的日程表,她揉了揉肩膀,眨几下困倦的眼睛,看着时间的指针指向夜晚10:45分。该备茶,因为接下来一位名叫科洛布拉罗的血族将来拜访。

    只是,那位躺在亲王房间的女孩儿尤菲米娅,似乎很难撑过今晚。

    尤菲米娅,在宴会结束后的第一晚被亲王留宿在自己房间,然而之后病倒亲王却不管不问。

    明明在发烧,却不被亲王移居到其他房间。如果任由她自生自灭的话就不会留在亲王的起居室。

    怎么想,都很矛盾。

    还有昨天自称是来看望尤菲米娅的朋友的吸血鬼兰洛斯,背地里却是刚刚结束不久宴会里的冈格罗族和诺菲勒族的代表者。

    奥薇儿来这里的第叁个夜晚,就已经知道。尤菲米娅,或许是梵卓族中血仆的特例。

    —————————————————————————————————————

    “扣扣扣……”门被我轻轻敲响叁声,没有人应。

    夜晚,凌晨十二点半,得到格雷仍在处政室处理新上任没多久的事务信息,也没有就餐的安排时,我从亲王的起居室离开,抱着柔软的枕头根据先前奥薇儿提到的自己的房间,敲响了她的门。

    这个时候,她应该会处理完事情回来的。

    或许……还没有忙完?

    在她门口等了半响。除了最初我初见这片山上的“教堂”,那只是梵卓族开办宴会的地方,是用于梵卓族的亲王居住的是这个神圣建筑物身后的小堡。虽然相比开办宴会的大建筑而言确实是小,但内置的装饰确同样精致。连走廊的地方都铺至细绒的软垫。亲王起居室在二楼左边最里的房间,处政室在二楼右边最里的房间。一楼是血仆居住的地方。但奥薇儿虽然是清辉联盟送来的血仆,但是似乎是奥薇儿的管理能力受到了格雷的青睐,让她在二楼中间楼梯旁的房间居住,似乎这样会方便格雷的日常起居安排。

    但正是因为他们的房间在同一层,起居室和奥薇儿的房间并不远,走廊上柔软的软垫,再加上自己算偷跑出来避免有太多声音,以至于我光着脚走到了奥薇儿的房间,连敲门声都尽量很轻。

    夜晚通过走廊上方的半阖窗透出风来,我等了一会儿,赤裸的脚感开始感受到凉意。

    秋天已经来了。我抱紧了枕头。两脚彼此揉搓取暖。

    低垂的视线里出现白色裙裾,抬眼看到奥薇儿正端着浴盆。她的头发湿漉漉,像是刚从沐浴间出来。

    “来啦。”奥薇儿笑着,从我身侧推开门,“知道你会来,我走时没有把门关上,轻轻一推就可以开。”

    “吱嘎——”门的轻推传来响声。“进来吧,我经常在这个时间去沐浴,这个固定的声音格雷大人应该知道。”

    她的房间是木地板,只有靠近床边才有一小块地毯。整个房间布置也很简略,相比格雷的起居室,确实会有身份上的差距。

    “你要睡靠近窗户的那边还是向里睡?”

    “我都可以。”这是我第一次除了和哥哥之外的人一起在一张床上。格雷除外。

    从小到大是和哥哥一起睡,后来等自己六岁的时便有了自己的房间,在得知不能和哥哥一起睡还闹了一会儿。但尽管这样,有时哥哥为了避免我晚上自己一个人害怕,也会有时过来一起睡。直到我九岁时,哥哥不知道为什么不再和我一起睡了。

    哪怕自己再央求,他也只会坐在我床边,而不会一起躺在一张床上睡觉。

    和哥哥一起睡时不会想到睡哪边的事,所以当奥薇儿说让我睡远离窗的位置而疑问时她说道:“窗户在夜晚会有寒气,少吹一些会好。”

    不理解,似乎会是丝国那边的传统观念。按照她的推荐,我睡在了远离窗台的一侧。

    彼此,偎依在一张床上,让本来在这个地方生出的陌生和恐惧感变得迟钝,这种除了小黑能带给我的体温上的暖意后,我再次从同为人类的奥薇儿这里感到微妙的幸福感。

    我蜷缩在奥薇儿的怀抱里,感受着彼此散发的热意在一个小地方交织。

    这个黑暗和鬼魅的地方,始终是冰冷的,而我,太渴望温暖了。

    ——

    男孩九岁之后身体发育会有遗精的现象。所以九岁的尤菲米娅的哥哥艾利克斯在某次夜晚后打死都不会和妹妹睡在一张床上。

    至于罗斯嘉德,尤菲米亚只是觉得只有吸血才在一张床上,没有以外的想法(只是必要的交换)。

    --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