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记住我们的最新网址:m.sblxs.com
    病好没几天,我换上血仆专用服装后奥薇儿给了我一份名单,上面记录着梵卓族亲王——格雷的起居,包括会议安排、用餐的血仆。

    我简略看了一下血仆喂食时间和名字,没有自己。

    “你看上去放松不少呢,”奥薇儿在我目光触及吸血的血仆名单时察觉到我的变化,“是害怕吸血吗?”

    “……怎么会。”不害怕,只是害怕吸血出现的另一个自己,那种身体反应令我思考都能停止。

    她看着我停顿了几秒,松了一口气,说道:“那就好,以为你会害怕,这样的话和现任的格莱德亲王会睡在一个房间里会很困扰呢。”

    拇指和食指捏住的名单边角出现了折痕:“我……要和格雷…大人睡在一个房间?”

    名单上明明没有提到这个事!

    奥薇儿眼睛转动,似乎想到了什么:“很抱歉,因为你后面一直在生病,也就没有告诉你,这是格雷大人口头命令的。不然你在生病时就不会在梵卓族亲王的起居室住上五天。”

    我深呼吸,没关系,没关系的。已经是这个身份,那么相应也会有这个身份应该做的事情。

    大概是因为我反应太过明显,奥薇儿随即说道:“除了你在他的起居室之外的原因,格雷大人最近没有时间进食。从他的日程里面也计划的满满的,如果只从作息来看,血族和我们的作息相反,在夜晚为他提供餐饮服务外,就是些日常工作。你不用太担心,把被吸血这件事当作自己的工作就好。”她呼气,“不然想太多挺累的,自己还活着不是吗?”

    我反观想到了她。她这样心思通透般安慰我,我反问道:“奥薇儿有家人吧?”ⓟo18щ.6ⓟ(po18w.vip)

    “……当然。”

    “来这么远的地方,会不会想念家人?”

    她定定地着看着我一会儿,乌黑的发丝顺着她倾斜的脸庞落在眼角:“会啊,很想的。”她继续补充:“很想,在很多时候。”

    奥薇儿一反刚才的沉重气氛展开笑颜:“来这里已五日,想来应该之后做得好的话,有机会能够回去吧?”

    我不知道。我从书中了解到,血仆可以在血族之间互赠,但没有过血仆可以回到最初的地方。无论是家乡,或者是第一任主人。

    我又想了一下,只是书中的记录而已,也许有案例没有记录在书上吧。

    我顺着她的疑问问道:“回去?是回到立秋那里吗?”我记得那个鲜亮的女人。

    “是啊,”她回道:“我是孤儿,被清辉联盟养到现在这么大,如果有机会……肯定是要回去的。”

    “清辉联盟是什么样子的?”看着奥薇儿眼睛展现的期待和渴望,我不禁出口问道。之前在《血族史则》里并没有详细讲述过清辉联盟的事,只是说了清辉联盟是丝国的血族联盟,在先前密党和魔党争斗中一直站在中立的位置上。此外,对待吸血鬼要比血族名义上的十叁氏族在接纳新成员时更加仁慈。

    “清辉联盟是一个很好的地方,大家和谐友爱,像家人一样……”随即似乎想到了什么,“我们的联盟不只是接纳孤苦无依的吸血鬼,还在人民生活的地方时常照顾流浪的孤儿,我就是在那时候追随的他们。”

    谈到清辉联盟,奥薇儿有很多话,在语言上也变得可爱起来:“啊,还有,我们清辉联盟的同伴都很漂亮的,家主大人和四域主是我们的精神支柱,在样貌上也是一等一的好看!”  她似乎想从首领开始说起:“家主大人……身为立夏大人的‘孩子’我没有见过家主的模样,虽然他时常在远处看着我们这些孩子,但是一袭白衣,带着帷帽,就是我们丝国特有的竹制帽子,帽边长纱低垂到他的腰际。在我们丝国,穿纯白色霓裳是有丧事的家属,但是在家主的穿着下反倒犹如出水的芙蓉仙子一般。因为长纱的原因看不清家主的样貌,但是四域主和家主朝夕相处,一定见过。四域主的立秋大人就曾说道家主的样貌少一分则怜,多一分则厉,立秋大人这么说:‘绛绡缕薄冰肌莹,雪腻酥香……’虽然听不懂,但是也道明家主大人的美貌。

    至于四域主,是家主在上任时新立的四大部署。也就是我们的立春、立夏、立秋,立冬四位,他们掌管着联盟的经济、治安、情感和家族家谱,听命于家主大人,但是也是和我们相处最多的也是他们,因为我本来是在立夏身旁做事,后来不知为何调到了立秋身旁。”

    听奥薇儿津津乐道的样子,感觉清辉联盟像她描述那样美好,美好的……没有吸血鬼该有的残忍狡诈。

    不太可能。但看着奥薇儿展现的笑颜,我并没有打断她,毕竟她透露的这些我并不知道。关于立秋提到的我的母亲身份上的疑问,我想知道更多的信息。所以只是附和道:“四域主是什么样子的人?”

    “嗯……”奥薇儿思考一会儿道:“因为立夏和立秋都带过我,我对他们会熟悉一些。立夏大人是一个将军,一直在朝廷任职,更多时候使他的手下秃鹫日常训练我们,立夏大人脾气很大,有关训练方面会很严格,除了训练之外平时相处倒还好,是一个嘴硬心软的将军呢。而立秋在格雷大人的宴会上你也看到了,她是四域主里唯一的女性,举手投足间散发着十足魅力,是我所敬仰的人。她身边有一个徒弟,叫做白露,大概有十一二岁的年龄吧,看上去非常小。不要觉得他是个小孩子,实际上力量非常强大,因此我们的立夏大人曾经向立秋大人索要过他,但是主动拒绝这份要求的是白露。从在我记事起,  一直看到立秋身边那个白色头发的小孩,在立秋身边寸步不离。

    至于立春大人和立冬大人,由于不经常一起,对他们了解不多。立春大人是一个商人,也正是因为他,让我们在清辉联盟不至于为了食物发愁。而立冬大人是丝国朝廷的史官,因为我后面跟的立秋大人,立秋大人评价他说是个书呆子,整天念念有词,有辱斯文有辱斯文什么的……但我前任域主立夏大人却给他了很高的评价。”

    她讲的内容很多,我需要消化,在消化之前,我再次问了母亲的事。

    而她的反应是茫然看着我,说:“我记得你在宴会上问过立秋你母亲的事,抱歉……她垂下眼帘,“关于这个事情,我和立秋大人一样,真的不知情。”大概听完这话后我的反应太过于消极,她补充道:“或许立冬大人真的知道,他是朝廷的史官,因为历朝历代的事件都被他记录下来,这种公主出嫁的事情一定会被记录在册的。”

    可是这就像立秋说的那样,需要亲自去丝国获知这个信息。而在宴会上罗斯嘉德答应了立秋的邀约,这样的前提是我还是他的血仆。现在血仆的“主人”易位,约定还算不算数?现在来看,找寻母亲的信息要比复仇这件事更不切实际。

    至少,“他们”尽在我眼前。

    我把名单递给她,问道:“是我之后一直都在梵卓族亲王的起居室吗?”如果格雷之后改变主意,我应该会有自己的房间。

    奥薇儿说道:“因为格雷大人没有安排你的房间,所以那需要之后格雷大人否定你在起居室时再安排。不过,因为最近格雷大人刚上任亲王这个位置,我看了一下这几天的日程安排,不会回房间。所以,你可以和我一起睡。”

    如果是这样,真的太好了。毕竟那个房间给了我不好的印象。

    我答应了她。

    --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