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记住我们的最新网址:m.sblxs.com
    小黑静静的看我,抿唇长呼一口气,“我明白……”随后他的眼睛郑重地看着我,湛蓝色眼瞳闪着亮光,竟比刚刚看的皎月还要明亮,“我陪你。”

    “可是……你是吸血鬼。”

    “我知道,但是可能我喜欢人类,他们贪婪、麻木、狡诈,可是更多的人都心存善意。我也喜欢你,”他顿了顿,说:“不,不是喜欢,是爱。”

    小黑有重复了一遍,“我爱你。”不知是月光的原因,还是他浑身湿漉漉狼狈的样子,抑或是周围草木安静的没有声音,他的略显执拗的嗓音显得他郑重,真诚。

    一字一句,轻轻落在在我的心上,使得漆黑的湖面有了涟漪。

    “我……”不知怎的,脸烧的发烫,烫的嘴都说不出完整的话,“不知道…什么是喜欢……”

    听到这话,小黑放缓肩膀,慢慢凑近我,吻上了我的唇。

    我愣住了。

    仅仅是双唇浅浅的碰触,他就离开,然后温柔地看着我,询问道:“觉得讨厌么?”

    我回味着,舌尖舔自己唇上残存着的他的温度,是温的。

    他深呼气,眼神闪着光,像是在等着我的回答。

    我摇摇头,“不讨厌。”胸口鼓动着,仿佛要跳出来,没敢看他:“这就是喜欢吗?唇很软…我……很喜欢。”我脱口而出“喜欢”这个词。sêγusんu.ℂom(seyushu.com)

    他眉眼弯的很深,像是得到了糖果的孩子。他开心道:“奥菲利亚,这是我的初吻。”

    “什么是初吻?”

    “就是第一次接吻,嘴唇碰触另一个嘴唇的那种吻。”他额头抵向我的额头,眉眼带着笑意和认真:“我只想给你。”

    我向他急切道:“那这也是我的初……”没等我说完,他的唇堵住了我的话,紧紧搂住我的身体,他的一切仿佛都在回应——我知道。

    最初浅浅的吻,慢慢深入探索,脑袋发胀,不知是谁的舌头先缓缓的渡了过来,深入到对方的口中,“呜……”奇怪的触感,却并不令我厌恶,反倒身体最先开始没有力气支撑我,使我搂在他的肩膀更加用力。他似乎感受到我的回应,加深了这个吻。

    吻到最后,我们似乎都憋不住,松开对方的唇,让彼此喘气。

    小黑一边喘气,一边笑道:“之前游历时听打铁的壮汉说,接吻可以不用换气的。”

    我听了这话,也一边喘气一边笑他:“接吻……不换气?那人是不是要憋死呀?”

    小黑没有答话,反而笑得更大声了,笑完后,温柔的看向我:“你终于看上去放松一些。”

    我听到这话,渐渐平息了心情。确实感受到了,压抑的状态确实减轻了不少。

    “谢谢你。”我向小黑感谢。

    小黑没回应我,反而一直以一种我看不懂得眼神看着我,但我知道,那眼神不是邪恶的,而是和他一样,含着他眼角晕染得红色,能够温柔得迷醉下去。

    喜欢,和他在一起都让我开心,是么?这和家人在一起的感觉不一样。

    小黑说爱我,什么是爱呢?我和家人在一起那种爱吗?以那种爱去看他,似乎也并无不可。

    放松下来,深呼吸。看着小黑伤好了差不多,并且也应该是清醒的,我起身,整理好自己的裙子,尽管有撕下来的碎布包扎,但是整体如果不仔细看也不会有什么缺陷。大概是布料的原因。

    小黑看我起身,问道:“怎么了?”

    “时间应该快到了,我该回去那个房间。”

    “奥菲利亚……你知道没有标记血仆意味着什么吗?”

    “嗯,知道。共食。”我抬手抚摸自己的脖颈,却发现自己的choker不知在什么地方掉了。是……罗斯嘉德摘掉后没还给我么?当时由于自己状态不是很好,竟然走了一路都没有发现。

    小黑眉头皱在一起,看上去很心疼我:“奥菲利亚,不是你想的那么简单的问题,这……。”

    “我接受了,小黑。”我看向他,安慰道:“一个吸血鬼吸我血,两个,叁个,对于吸血来说,都一样。”我闭上眼,说着让我自己都攥紧手的话:“这是我在这里复仇的筹码。”

    “我说的不是这个意思!”小黑吼道。

    他是第一次这样的口气对我说话。

    小黑说完眼眶又开始红起来。他嗓音有点沙哑:“不是的,……奥菲利亚,血仆不仅是用来提供食物,而且还需要再必要情况下满足主人的……性需求。”

    性需求?那是……罗斯嘉德提到的情欲吗?

    小黑看着我,似乎明白了我的表情传达的意思,他低声说着:“性需求,做爱,情欲,是一样的意思。那是吸血鬼除了长生之外大部分都会热衷的东西,而这种热衷的东西,除了吸血鬼双方之外,基本都是血仆来完成,甚至有的血仆……”小黑呼出一口气“会被主人的嗜好玩成只剩情欲的工具。”

    “那就是……莱德所谓的快乐的事情吗?”

    小黑看上去很气恼,“不是他单纯认为的那样!”直接拉住了我的手,向他靠近,我一时愣神,朝他的方向跌去。

    于是形成了一个奇怪的姿势——他坐在地上,两只手禁锢着我的双手,眼睛里看不清东西。我双腿叉开,把他的腿拢住。因此我的膝盖因为裙子垫着会减轻震力,但似乎还是让我的膝盖一疼。

    我们俩成了面对面的姿势,他的脸突然凑近,直逼上来,离我的脸很近,可是他的头发低垂着,看不清楚他的眼睛,只是觉得,月光照不到的地方,他的眼角处发亮。

    “他们会不顾你的意愿,强行脱掉你的衣服,把你扒光,做出你不愿意的事情。”他带着哭腔,“奥菲利亚,我……想到这个样子,心就很疼……我不想你变成那个样子,即使你不是血仆,你也可以真心和喜欢的人做那些,而不是你根本不接受的吸血鬼……”

    他头低下来,靠在我的肩膀上,有水珠落在我肩膀处的皮肤上,尽管他的头发有点湿,但已经不会有低下水珠的情况。那么是小黑的眼泪吗……

    我想抱抱他,可是手被他拉着,也就放弃了。我安慰他道:“只要我还有生命,保持清醒,那么情欲按照你说的那样,那么和家族被灭门受的屈辱来说,孰轻孰重呢?”

    小黑听完这话,身体不再动弹。只是静静靠在我的肩膀上。是睡着了么?我试探性的叫他一声:“小黑?”

    他的吻突然袭过来,像暴风雨般让我措手不及,拼命的掠夺我口内的空气。“嗯……小”我都来不及吐出完整的话,气息就再被夺了去。我试着呼吸,想推开他。可是手被他拉扯着不能动弹。

    “奥菲利亚……”他一边吻我,一边哭。“呜……”

    为什么他一边流着泪说着一边吻我?

    他经历了什么?

    他吻得好悲伤。

    我不再挣扎,闭上眼睛让他吻,把我吻得晕头转向,身体虚浮没有力气。

    我似乎是忘记了思考,也不想再思考,只是本能的想抱着他,抱的再紧些,再紧些。

    身体好热!他的手探向了我腰际。“停下,小黑……呜!”嘴仍旧被他堵住,他的舌头在我口间摩挲,给我带来颤栗。他的手穿过底裤,真正摸到了小解的部位。他的手开始松开对我的禁锢,但是我没有力气去反抗,反而这种陌生的感受使我的意识想要更多,我闭上双眼,感受在我裙内的手游移,在每寸皮肤上点起寸寸热火。由于跪在他的两腿边,腿好酸,快要支撑不住了……“小黑……啊!”他似乎刺激到某个点,双腿支撑不住直接坐了下去,小解的地方正好在他的手上,而这似乎刺激了他,他的手在私处动的更快,而我的意识开始不那么清醒,从小腹开始传至大脑陌生的感受,越积越多,我的手触及到他的皮肤,带给我更多的滚烫。

    “停……停下……啊!”突然一股电流从我的小腹传至我的大脑,整个蔓延至后背和头皮的皮肤发麻,那一瞬间,似乎周遭一切都感受不到了。

    终于,这种感受最直接的表现就是自己小解后面一点的地方,喷出了些什么。

    迷糊中,他一脸泪痕看着我,从我裙内拿出了的手,展现在我面前——手上沾满的透明的液体。“看,奥菲利亚,我没有吸你的血,我也是第一次碰你,这么粗糙的技巧,敏感的身体……你也可以到达那个地方。”

    “所以,为什么……就不能放弃呢?”他的头又埋在我的肩膀上,肩膀处传来支支吾吾的声音。

    我嗅到他的发丝的味道,带着潮湿的水汽。

    --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