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记住我们的最新网址:m.sblxs.com
    (一)

    怎么说呢,我惹妹妹生气了,我却不知道该怎么向她解释。“为你好”这种理由已经不起任何效果了。我还要绞尽脑汁的想出让妹妹信服的话来。至于为什么这么做,唉,谁让她是我的妹妹呢。

    我妹妹是天下最最可爱的女孩,没有之一的,我说话一点也不假。她有着黑的如同丝国的黑色绸缎般的头发,因此她的头发摸起来很舒服,一双明亮的黑色瞳眼睛,看着我的时候像极了要讨吃的小狗,水汪汪的眼睛让你没有丝毫抵抗力。

    她和我们家族的人都不一样。嗯…….无论是外表还是性格。她的头发颜色和瞳色都是黑色的,而我们几乎都是金黄色的发色和蓝色眼瞳,也有红铜发色和绿色眼瞳的。父亲说,黑色的一切那是我们母亲给予她的,也是给予父亲最好的礼物。我注意到父亲那时温柔的神情,那是我从未见过的。至于性格,像她这么单纯的也是少有。

    话说我还是和妹妹玩的比较开心些,因为我这个年纪十一二岁就要精通剑术十字架制作工序和使用方法,尽管对于我来说没有什么难度,获得优天才的称呼轻而易举,因此我被家族重点隔离抚养,导致我交际圈范围不大,只是在一些社交晚会等些酒会会认识些同龄人,深交者寥寥。和我一起长大的除了我妹妹还有一个……算了,不提他了,自大,傲慢,虽然长得样貌俊美,实则花花公子,一个星期不知道换几个女友,还对我妹妹垂涎叁尺(要不是我护着,还不知道要干嘛)。不过除了这几点其他的也还不错,格斗能力出众,记忆力在搜寻课上也获得不匪成绩,成为和我并齐的家族重点培养对象。也许你会有疑问,为什么不想提还说了这么大堆,不为什么,就想吐槽发泄一下这个搭档,最近经常来这骚扰我妹妹,看着烦。

    我们生活在一个平静的宅邸里,这里是血猎叁大家族之一的贝西墨家族,其余分别是诺丁梅厄家族和凯弗南家族,他们分别善攻和防守,而贝西墨家族则是两者都占,随并没有比得过他们,智取也是我们作战的手段。当然,我们血猎也是为保护人类而诞生的“猎人”。除了血猎固有的叁个家族之外,也有不依赖,不归属的单独作战的血猎,范海辛就是一例,并且他保密工作做的并不是很好。让人类知道了血猎的存在。

    虽然自己在家族的课程中也听老师批评过他,但我认为被人们知道也并无不可,吸血鬼就是被人类获悉,与其让他们活在恐惧之中,还不如放出血猎和吸血鬼的战斗的消息。

    对此,授课老师不知可否。

    七月来临,我坐在妹妹上完课后必经的草坪上,望着透蓝的天空,上面浮出几朵被阳光撕开的云,打在我坐着的白色裤面上,织成一片金黄。

    我听到了一阵走近的脚步声,很熟悉,我知道是他。

    “嗨,好久不见,别来无恙啊。”

    “…….”不嗨,昨天才见过的,记忆力这样怎么在搜寻课上获得优异的?虽然我知道这是他日常打趣的方式。

    “别这么冷漠嘛,你妹妹哪去了?”还笑嘻嘻地四处望了望。

    “今天她有语言课,恕不奉陪。”

    “唉,你整天板着脸,就好像我欠你几个金币似的。咱们十几年的兄弟情谊啊…我被你伤到了,快安抚安抚我幼小的心灵~”说完便向我身上靠了去。

    我霎那间闪到旁边,没有让他靠到我身上:“你堂堂诺丁梅厄家族长子,兄弟,还幼小心灵?”我反讽他,但是我鸡皮疙瘩已经掉了一地。

    他反应也是极快,在即将要倒的刹那间停住,去不直起身来,姿势倒显得有几分妖娆:“你是绝情到底了,亏我还把你一直想要找到的那份契约书给找到拿了过来,唉~”。

    我刹那间顿住——那份契约?!我立刻用锐利的眼神盯着他,示意让他立刻交出来。他也知道,一旦我露出这种眼神看他,他是没有任何反抗的余地的。可是这次,他却一反常态:他缓慢直起身来,略低头,额头的红棕色碎发遮住了他的半张脸,眼角却闪着这光。这实在让我着摸不透他的想法,也不知他是怎么了。

    “…你真的要这么做?”他少有的正经严肃的语气。

    “嗯,心意已决。”没有任何质疑的余地。况且值得。

    “呵,”他撩了撩额前的碎发,一副释然的样子,“这么做可真像你。”语气很淡,眼神看我却像是无可救药。

    “呵,”我应和他,也抚了抚额前微卷的金黄色头发,“不这么做就真不像我了。”语毕,我不再看他,独自望了望远处。

    远处那片山坡上,那带有醒目的黑色长发的人影踏着欢快的步伐向这个方向奔来,带着独有的清朗的音色:

    “哥哥!”

    那是我现在最爱的和最需要我保护的人。

    (二)

    额……怎么说呢,回到前文,我惹妹妹生气了,所以在刚刚喊我清脆的嗓音中夹杂着丝丝的不满…可能就一点,真的。

    其实我并不确定给家庭礼仪教师暴露我妹妹躲在我房间橱柜里来逃避礼仪辅导的行踪会得到如何惨烈的下场……

    当然“惨烈”的意思是我可能要忍受妹妹生气不理我个两叁天。

    “哼!”妹妹跑了过来,踮起脚尖,双手分别捏着我两旁的脸颊,有些痛:“哥哥出卖我!”虽然我被妹妹扯着脸颊,但这个角度她生气的模样,却可爱极了:头发因为一路跑来的原因额前头发有些微湿,淡淡的眉毛显露出来,配着怒视着我的黑亮的眼睛,因生气而鼓起的红红的双腮,活脱脱一个她儿时的模样。但脸颊被妹妹不知力道的手捏扯得有些疼,连带着嘴角,不然还可以赞美一番来减轻一些惩罚(虽然妹妹不吃我这套)。

    “咳咳,”索尔咳了两声,虽然他有些煞风景,但的确让我的双颊从妹妹的手上解放了出来,我有些尴尬的摸了摸生疼的嘴角:力道有些重了。

    妹妹面对着一起玩到大的索尔迟疑了一会,还是乖乖的屈膝提裙角,假装尊敬地问候道:“索尔哥哥上午好~。”

    索尔立即心神理会,弯腰扶起妹妹的手,非常礼貌(猥琐,在我看来)的吻在手背上。礼仪规范做的非常到位,虽然我突然有马上想给妹妹洗手的冲动……

    但我们彼此都以了解,不远处她的礼仪老师正在虎视眈眈地盯着我们,假如妹妹没有像刚刚做出来的行为一样,估计要被拖回去重新礼仪改造。还好我们多年培养出来的默契解了一时之需。

    “小尤菲米娅变淑女些了~噗”索尔忍不住笑出声来,我也有些忍俊不禁。因为这与妹妹日常的略显刁蛮的形象有些不符,像张牙舞爪的小猫被恐吓而乖巧的收起膨胀的尾巴一样。

    “都是哥哥出卖我!害得我在安娜老师面前读了好几遍箴言呢,像女朋友生气了,男朋友就要受罚跪搓板那样难受……”说完,还装作痛苦的样子捂了捂心脏。。额,我默默提示在座的各位读者,,妹妹从未跪过搓板,也不知道是哪个混蛋给妹妹普及的乱七八糟的东西,还说有利于妹妹茁壮成长,,我静静地看着索尔——看来以后有必要对妹妹进行隔离索尔教育课程了。

    “哈哈哈,,,”索尔一边笑一边甩开臂膀,说道“小尤菲米娅莫生气,你的索尔哥哥来教训教训他!”说完便转身向我狐假虎威的冲过来。

    喂,,,别跟着妹妹的节奏跑了好么。。。。

    如果一直这样就好了,那时虽有残酷的训练,但那一起欢声笑语的时光,至今想起来都心头一暖。

    (叁)

    我们慢慢生活,慢慢步入大人的世界,妹妹也步入了心智慢慢成熟的十六岁。

    由于家族对我的重视,在我十八岁生日这天晚上举办了晚宴,名义上为我的生日庆祝,实则为血猎叁大家族之间相互交流,呵,说拉拢也不为过,各血猎家族之间庞大的利益关系,通过类似的宴会来使自己拥有更大的关系脉络,提升自己抑或家族的地位。

    有时候我就会想,血族的氏族会不会比这种利益关系更加密切一些。

    “哥哥!为什么不让我出去,我也想跟你一起去庆祝你的十八岁生日……”呆在自己房间的妹妹难过的说,眉头皱在一起两只眼睛水汪汪的盯着我,纤细的胳膊拉着我的衣襟,看上去可怜极了。

    “……”我有些为难。因为这并非我个人凭一己之力可以左右的。

    “在你的生日宴会上,不要让你的妹妹出来,她的太特殊,无论是她的外表,还是身份。”父亲在宴会成人礼前一晚如此对我语重心长的说。

    我回忆起父亲说的话,又看了看在床边有些不满的拉着我的妹妹,苦口婆心的和她重复:“为了你的安全,你不能出现在这种聚会里,这种聚会太复杂,等夜晚十点聚会结束,家宴的时候再出来好不好?”

    “听你哥的吧,”不知什么时候索尔出现在我的背后,“这种宴会真的太恶心人的,男生都有有色眼光看你的噢,女的嘛,虽然好看,但不及妹妹你的万分之一呢!”........能这么说的也就只有你了,索尔。不过我赞同后面那句。

    索尔去年已经过了成年礼,在宴会方面比较有经验,添油加醋地讲了在宴会上的一些见闻,在我和索尔的双重鼓动下,妹妹终于有些犹豫,开口道:“好吧,那那边宴会结束要快点找我哦,我要给哥哥一个惊喜!”

    “哟~惊喜?可不可以让你的索尔哥哥也见见吖?”这种给我的惊喜不看场合明目张胆的问,索尔,你也是可以。

    “嘿嘿,当然可以啦,不过今天是哥哥的生日,那要经过哥哥准奏呦~”说完,狡黠地对索尔眨眨眼。

    “噢,天哪,这么机灵的尤菲米娅妹妹真是再一次戳中我的心脏,来来来,索尔哥哥抱抱\( ̄︶ ̄*\))~”索尔说完就想一亲芳泽,这是不把我这个亲哥哥放在眼里吗!真是越来越放肆了。我连忙一手推开他,嫌弃的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袖扣暗示他,想开打吗?我奉陪。

    他出乎我意料的对我妹妹没有下部动作,而是一把揽住我肩膀向门口走去,临时还回头对我妹妹打了招呼,“妹子,你哥我先借走了,宴会那边要人呢,之后家宴我会把你哥“完完整整”地送回来的~”

    这个家伙,临走还不忘贫嘴。不过还是谢他,让我妹妹没能一直拉着我,不然我真走不开。走出来后,突然,我想起一件事。

    “索尔。”

    “嗯?”

    “你怎么知道我在我妹妹这儿?”按理来说,因为这是身为长子的成年礼,意义重大,下人都去宴会那边忙了,实在不会注意到我会去哪。与其说是我的成年礼,倒不如说是借着我的名义举办的利益交易宴会。而且,我出现于宴会应在之后一刻钟,那才是我的主场。

    至于我妹妹现在住的内部房间,只有我和父亲和几个心腹仆人知道。那些仆人也不会说。

    “秘密。”他想搪塞过去。

    “........有时候我真看不懂你”我有些无奈的泄气。

    “别,千万别对我有隔阂,你兄弟我什么时候骗过你?”他解释道,“你闻闻我身上的味道。”

    我凑近嗅了嗅,有淡淡的松木味道,并没有什么特别。

    他看到我的一脸茫然地表情,期待中有点焦躁,“你再闻闻。”

    ……我突然不想闻了。

    “算了,直接跟你解释吧,”他有点不太耐烦地解释道,“我制造了一种香,虽淡而无味,但是很微妙特殊,再加上我有超~强的嗅觉能力,就能闻的出来。不过做出来后一直没找到合适的人下。”

    “所以,你在我身上下了香做实验?”

    “额,别介意嘛,你我熟悉至此,不会生气吧?这对身体不会有害的。”

    “……留香时间是多久?”虽然我闻不到,但是还是有些不舒服。

    “不清楚,在我的试剂里面和普通香水一样只加了一微量比例,大概…五天左右吧。”他迟疑道。

    “索尔,以我们这些年的交情,我不介意你在我身上做实验,但是你要和我说,我并不习惯你有事瞒我。”

    “得嘞,就知道兄弟你可以!”

    之后,索尔因家里人发急件所以需要及时回诺丁梅厄家族,这样的话相当于在我成人礼的中途回去,他一边抱怨家族那边事务繁忙,一边承诺之后再给我补一份成年礼。

    直至现在,我很庆幸他没有参加完我的成年礼,因为历时虽不是第一次但却是最严重的血族侵袭,就在这次宴会上。我的成年礼,沐浴了家族的鲜血。

    至此,血猎分族——贝西墨家族几乎全灭。

    --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