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记住我们的最新网址:m.sblxs.com
    数日后,武柯偷偷过去把邵伟的尸体翻了出来,特意露了半个身子在外面,向附近村民传播,山上有灵芝的消息。

    随着村民上山,邵伟的尸体很快被发现。

    因事发前,他曾上报监事私售贡品到海外,而被大理寺重视。

    现在人死了,大理寺立刻怀疑到监事身上。

    与此同时,赵衡想着邵伟被埋在荒郊野岭,暂时不会被人发现,就放心地去找他那市舶司监事岳父。

    不想,刚到岳父家就被官兵围住,全家被逮捕。

    赵衡还抱着侥幸心理。毕竟岳父家有点人脉,这私售贡品一事可大可小,全看上头怎么想。

    然而邵伟一案,让赵衡百口莫辩。

    监狱内,孙羌笛大着肚子来看,流泪满面,哭的撕心裂肺。

    赵衡心疼,摸着她的肚子道:“夫人,赵家怎么样了?”

    孙羌笛欲言又止道:“被官府查封,我把下人都遣散了。”

    赵衡料到会这样,又想到那外室,忍不住问:“夫人,我知道这事不该问你,但我实在没办法,能告诉我,我外面的孩子…”

    孙羌笛没有动怒,反而满脸悲伤:“我打听过,他们母亲带着他们…自杀了。”

    赵衡愣了好一会才缓过来:“是我错了,我应该知足的。”

    如果当年没高那女人,就不会被比着娶她,也不会帮监事私售贡品,被大理寺审查。

    赵衡悔不当初,偷偷和孙羌笛讲了私房钱的藏身处,道:“你拿着这笔钱,去京城找王大老爷,他欠我一个人情,说不定能帮我!”

    孙羌笛摸了摸眼泪,点头答应。

    随后,赵衡在监狱事情能有转机,却不想等来了斩首。

    那一刻,他只希望孙羌笛带着他孩子能好好生活,守住赵家的血脉。

    而这时的孙羌笛,正坐在马车上,逍遥快活。

    她坐在小马夫身上,拉着驾马的缰绳,穴里吃着小马夫的大鸡8。

    两人衣冠楚楚,却紧密相连,经过的路人看到男女大白天在外搂搂抱抱,难免嘴两句,但他们不知道,他们是苟合。

    她骑在他身上,夹着双腿,被他插着,精液无法外流。

    两人如此走过了三个城市,来到了从来没有来过的吉州,隐姓埋名开了一家吴氏布庄,开始了新生活。

    随后的几年,吴氏布庄远近闻名,深受妇人的喜欢。

    这让新来的县令夫人,李彤很是不解,这吴氏布庄的布明明普普通通,就颜色多样了一些,却卖得极贵,为何附近的妇人都喜欢,而且一来就是一整天。

    她带着疑惑,和姐妹踏进布庄,发现这布庄的小厮,竟都是身强体魄的精壮少年。

    他们相貌端正,举止有礼,对她们十分殷勤。

    李彤起初还觉得有趣,可当小厮带她们进屋量尺寸时,才发现这其中的奥秘。

    只见她平日里端庄的姐妹,此时竟衣衫不整,被两少年前后夹击。

    少年看着年龄不大,巨物却又手臂那么粗。

    李彤吓得逃走,却被一相貌俊美的少年抱住。

    他看着她的眼,笑问:“夫人去哪?”

    李彤瞬间红了脸,心虚地不敢看他。

    此少年,是她私以为最好看的一个,她刚刚不禁多看了两眼。

    “夫人为何不看我?刚刚明明很喜欢。”少年蛊惑的声音越来越近,他搂住她的腰,拉开了她的衣襟。

    雪白的奶子露了出来,少年看了不禁伸手把玩,问:“夫人,这里好大,我能吃吗?”

    李彤顿时有了反应,只觉得少年的手灵活有力,将她外衣脱去。

    他蹲下来,将她奶子含入嘴中,这才发现这位美少妇正在涨奶期……

    --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