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记住我们的最新网址:m.sblxs.com
    赵衡回来的那日,孙羌笛正和邵伟相约城外果园。

    邵伟看着孙羌笛圆滚滚的肚子,笑道:“难怪说最毒妇人心。你都有了赵衡的骨肉,竟然还出卖他,主动献上账本。”

    孙羌笛故意眼神闪躲,眼中含泪:“我没办法,若是被他那当官的岳父发现我横竖一死。”

    “这孩子是意外。”

    邵伟听此叹气:“宋监事已拿着夫人提供的账本上报朝廷,估计不久就会有结果。”

    孙羌笛点了点头。

    与此同时,赵衡下了马车,看着眼前的园子,还是不敢信,向武柯道:“你真看到夫人一个人出来?”

    武柯点头:“是的,老爷。”

    “我看到她从后门出来,偷偷来这里,有个男人出来接她。”

    “贱人!”赵衡知道武柯为人老实,不会说谎,他气得哆嗦,大步往园中走去。

    武柯并没有跟着,而是去一旁小道敲响锣鼓。

    孙羌笛听到这声音,故意崴脚,顺势往邵伟怀中倒去。

    怀孕的少妇身上有股奶香味,邵伟本来玩的花,这下y虫上脑,直接摸起了孙羌笛的屁股。

    孙羌笛内心厌恶,故作矜持推道:“不行。”

    “夫人,这都几点了,现在回去危险。”邵伟故意贴着她的耳朵说话,眼中满满的侵略。

    孙羌笛皱眉:“你才是危险。”

    她说着推开他,就往外走,不想邵伟来了劲。

    他看中的就是孙羌笛这大家闺秀矜持的样子,她这样让他反而上头。

    尤其孙羌笛现在大着肚子,身形丰满,邵伟就想着入她。

    他故意在后面慢慢追,玩起了猫捉老鼠的游戏,孙羌笛大着肚子跑得不快,只能大声喊:“你别过来,我不和你玩,救命!救命啊!”

    这时赵衡正怒气冲冲走来,看到孙羌笛在逃,直接上去对着邵伟脸部一拳。

    赵衡力气不大,却不想这一拳就把人打倒在地上。

    这让赵衡和孙羌笛都大惊,蹲下来查看,发现人竟然就这么死了。

    孙羌笛捂着嘴,不敢相信道:“夫君,你杀了他!”

    赵衡还没反应过来,只能问孙羌笛:“到底怎么回事?三更半夜你和他出来干什么?”

    孙羌笛瞬间大哭:“还不是你,你在外面和其他女人成家立业,他拿这个危险我!”

    “什么?”

    “他说你有了新家,不会要我,你那新岳父地位高,若知道我的存在,会直接杀了我。”

    “胡说八道。”赵衡没想到这个秘密会被邵伟知道,还让他乱说一通欺骗自己妻子。

    他立刻抱着孙羌笛安抚:“我那是迫不得已!”

    “那女孩是我在妓院遇到的,谁知道那是监事的女儿,这些当官的最在乎名声,我迫于官威,只能负责!”

    赵衡这次没有说谎,他确实无意上了监事之女,只能被迫负责。

    这监事之女当年年龄小,好玩去了妓院,结果被赵衡当成了妓女。

    不过事实已发生,说什么都晚了,赵衡只能命令武柯把邵伟埋了,然后装作什么都没发生,回到赵家。

    但事实上,邵伟没有死。

    孙羌笛特意命人寻了假死的药,放他酒水里。

    这一切武柯也知道,只是他当做不知,找个地方挖了个坑,把邵伟活埋了进去。

    --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