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记住我们的最新网址:m.sblxs.com
    赵衡外出的一个多月,孙羌笛几乎和武柯绑在一起了。

    只要没有别人,两人就是不停地做。

    孙羌笛从未这么疯狂过,身体变得敏感无比,骚穴再也没独守空闺,很快她的肚子有了动静。

    她摸着肚子,想着接下来的计划。

    赵衡这次回来,特意带了稀有的珍珠,他兴冲冲拿着首饰过来,找孙羌笛求欢。

    孙羌笛假装欢迎他,却在他要亲吻时吐了出来。

    赵衡大惊:“夫人,你怎么了?”

    孙羌笛一脸不解:“不知道,这最近几日总是反胃,可能是吃坏肚子了?”

    “我命人叫大夫过来看看。”

    不一会,大夫过来把脉,随后笑道:“恭喜老爷夫人,这是有喜了。”

    孙羌笛立刻喜笑颜开,看向赵衡:“夫君!”

    赵衡神色凝重,问:“真的?大夫可看得出胎儿月份?”

    “大概有二个月了,夫人好好修养,我开个安胎药房。”大夫说着,开始写药房。

    赵衡这时想起,两个月前,他醉酒行事,忘了给孙羌笛喝避子汤。

    唉,就那么一次,就中了。

    他有些踌躇,孙羌笛却很是激动:“夫君,我们终于有孩儿了。”

    孙羌笛笑容满面,拉着赵衡的手摸上自己的肚子。

    平坦的小腹什么都摸不出来,但赵衡知道自家夫人高兴,就随了她的心迎合道:“嗯,夫人以后要当心身体。”

    他说着往孙羌笛脸上亲了亲,手又不安稳起来。

    孙羌笛拍开了他,小声道:“夫君,前三月不能行房事的。”

    当初他们的头胎,就是被赵衡做掉的,这个自然要格外小心。

    此时的赵衡,还有些恍惚。

    他其实一直很想和孙羌笛生个孩子。

    孙羌笛是他一眼看中,真正明媒正娶的妻子,生的儿子姓赵,入得赵家家谱,比他在外面用假身份生的儿子正统的多。

    可他担心,他多妻的秘密哪天被揭发出来,到时候岳父碍于面子,就算会保他平安,但也势必让他抛妻弃子,摈弃赵衡这个身份。

    赵衡看着怀中贤妻,就希望没有那么一天。

    而此时的孙羌笛,心理想的是她那年轻有力的马夫。

    她等着赵衡睡着后,去了后院。

    简陋的旧屋,满是尘土气,孙羌笛躺在床上,双腿大分,露出肥美的花穴。

    武柯埋着头,灵活的舌舔舐花珠,吸着少妇人流出的淫液。

    孙羌笛舒服的呻吟,又不敢大叫。

    今夜赵衡和他手下的人都在府中,她只能忍着声音,对武柯吩咐道:“我和邵伟做了笔交易,下次老爷回来的时候,我会去见邵伟。”

    武柯大惊,无意咬了她一下。

    孙羌笛因疼痛刺激,大量淫水流出,她看着少年舔舐,轻蔑道:“我有计划的,笨蛋。”

    “听我说,到时候你帮我带赵衡过去,就说我偷汉子,和邵伟有一腿,故意激怒他…”

    武柯听后,闷声道:“不行夫人,这太危险了。”

    “别废话,听我的。”孙羌笛说着抓住武柯立在的d物,勾引道,“想想进来?”

    武柯摇了摇头:“有孩子,不能同房。”

    孙羌笛诧异:“你还懂挺多!”

    她想起,她第一次怀孕,赵衡不顾她有孕在身,y要做那事,结果过几天孩子没了,他还怪她。

    孙羌笛不禁抱紧眼前的少年,道:“你乖乖为我做事,我不会亏待你。”

    武柯亲了亲孙羌笛的脸,道:“夫人,我这辈子都是你的人了。”

    --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