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记住我们的最新网址:m.sblxs.com
    这日,孙羌笛拿了青釉瓶,向赵衡炫耀:“夫君,这是我表哥从海外带回来的清酒。”

    赵衡海商多年,对瓷器,白酒都多有了解,接过这瓶子好生观摩,打开瓶塞,一股清甜的酒香气瞬间扑鼻。

    赵衡赞叹:“是好酒。”

    他倒了一小杯,问:“你那表哥最近混的可不错?”

    “他有缘攀上郑大人,随他的船队远洋。”

    “哦,那可是肥差。”

    赵衡此时并未在意,端起酒杯畅饮。

    不一会,他便觉得意识模糊,摇头晃脑道:“夫人,你这酒后劲有点猛啊!”

    “是嘛?那不正好?”孙羌笛应声的同时,她身后一女子走了过来。

    孙羌笛使了使眼色,关上了房门,房内很快响起暧昧的声音。

    赵衡经验丰富,这种事做没做,他清楚的很。

    她不能冒险,又不想再和他有任何肢t接触,只能找了别市的窑姐假装是她。

    而做这一切,都是为了孩子。

    孙羌笛摸了摸平坦的腹部,响起少年夜以继日的灌溉,只希望自己能尽快怀上。

    这么想着,她又偷偷往马厩方向走去。

    赵衡今夜在府中,武柯只能与马为伴。

    他躺在杂草丛上,看着一旁的马儿,心里念着夫人,忍不住脱下裤子,撸了起来。

    他的手相比夫人要粗糙很多,弄得鸡8不是很舒服,他只能闭上眼幻想着她。

    只是不知是不是幻觉,他觉得鸡8被人含住,鸡8孔被人舔舐。

    “嗯……舒服……再多咬些…”他动情的喊着。

    这种感觉太过真实,武柯挺着腰,往她嘴里撞,感觉自己真在g夫人的嘴一样。

    他以为这是梦,没什么负担,快速挺动,直接射了出来。

    少年射精又长又久,浓郁的精ye射满孙羌笛的口腔,把她脸上都弄得到处都是。

    而眼前的大d毫无疲软的迹象,还硬挺在那里。

    武柯显然没有满足,他只是想先释放一次,再慢慢玩。

    然而当他睁开了双眼,看着眼前被他射了一脸白色液体的孙羌笛,这才意识到,刚刚不是梦。

    武柯大惊失色,立刻起身给夫人擦拭,不好意思道:“对不起,夫人。”

    “你这小子怎么这么快?”

    “不是,我只是想先s一次。”武柯急忙解释。

    “我看你就是不行了!”孙羌笛却故意这么说。

    武柯立刻被激将到,气鼓鼓压着孙羌笛就往她花心伸去,手指直接捅进她骚穴里。

    她那里早已水漫金山,武柯肉着她的奶子,侧着身插进去。

    他抬起她一条腿,让花穴分得更开,亲眼看着自己的d物如何一步步插进肉穴里。

    “夫人!舒服吗?爽不爽?”他捏着她的x,压着她的身体开始gx。

    一下一下,嗯…嗯…

    “爽…小狗崽…快点!”孙羌笛咬着下唇,手按着阴蒂,疯狂按动。

    少年的巨屌每次抽出来,就看到女人的淫水像泉水一般喷出来,他看红了眼,拉着孙羌笛的大腿将她按倒在草堆中,从后面啪啪的进出,夜以继日灌溉她的卵巢。

    --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